星座配对|恋爱技巧|泡妞宝典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39|回复: 4

这次是真爱吗

[复制链接]

4万

主题

0

好友

1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12-2 15:11:25 |显示全部楼层
  罗朗觉得自己没有能力拒绝吴乾走入她的生活了,他总是能够弄出许多花样让罗朗答应他的相约,无论如何这些约会都会给罗朗平谈的日子增添些许色彩。
  下班后,罗朗在她清冷的房间里,心不在焉地翻着书。书里写得不过是些文字罢了,她无法让自己静下心来领会文字里的内涵。罗朗发现自己这样的心绪,厌烦地把书搁在桌上问自己:"罗朗你到底是怎么了?"
  电话铃像拯救罗朗的福音一样,让心绪落寞的罗朗为之一振,她敢肯定是吴乾打来的。
  吴乾在电话里说:"罗朗,先出来咱们再想想去什么地方玩儿,好吗?"
  罗朗突然反感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听从吴乾的安排,她在心里抵御着:"我不太想出去。"
  "为什么?"吴乾追问。
  "不为什么。"罗朗赌气道。
  "不为什么就出来吧,我等着你呢。"吴乾语气里透着温柔。
  于是,罗朗便没有了拒绝有勇气,因为她知道拒绝是没有用的,守在晚报社门前的吴乾,会不停的打电话,直到罗朗出现。这样的事情,在罗朗跟吴乾相识的日子里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那天他们去了刚刚开业的橡树保龄球馆。那时,在这个城市玩保龄球远没有形成一种时尚,保龄球还是矜持地对许多人现出了居高临下的贵族姿态,罗朗也是第一次去玩,什么规矩都不知道,吴乾笑着说:"什么事情是谁生下来就会的?"吴乾显然已是老手,他示范着先打了几个球,不仅动作特别潇洒,而且命中率也不错。罗朗羡慕的问:"你是不是经常来玩儿?"
  "不经常,这是第三次。""都是陪女孩子来玩的吧?"尽管她觉得自己没有权力这样问。
  "是为陪女孩子来的。"手持保龄球的吴乾看着罗朗说.
  罗朗在他那锐利的凝视中退却了。
  大约晚上九点多钟时,罗朗的BP机响了,是梁慧芹家中的电话号码,罗朗心里一急:"慧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她大概生孩子了。"
  是老魏在呼罗朗,他在电话里说梁慧芹现在在医院。罗朗问他梁慧芹的情况,他对罗郎说你去了就知道了,梁慧芹想见你。
  罗朗说:"老魏,慧芹在医院,你怎么在家呢?"
  "我都在医院守了一天一夜了,是个铁人也得休息休息。"
  "梁慧芹就不该嫁给你。"罗朗一向对老魏说话不客气,她想不通,梁慧芹为什么就跟了老魏,难道是为了他的钱吗?还是因为恐惧自己红颜将逝?
  老魏是那种脸皮挺厚的人,他得意的说:"我那时的玫瑰送得多殷勤,没人像我一样能满足她这种需要,慧芹她吃这套,换了你,我送一百年的花给你,你会不会理我也说不来呢。"罗朗懒得理老魏,挂断了电话。
  罗朗在病房看见虚弱不堪的梁慧芹。她生孩子受了好多苦,一天一夜艰难的挣扎,没能保住孩子,自己也大出血险些丧命,后来又出现了输血反应,简直是一场死里逃生的劫难.
  她一清醒过来就让老魏把罗朗找来,老魏先忙着给她找了个保姆,然后把她丢给保姆自己回家睡觉了。见到了罗朗,梁慧芹嚅动着苍白的觜唇,还没有发出声音,泪水先流了下来。
  梁慧芹什么也没说,可罗朗知道当一个人在最危难的时候想起了另一个人,那么,在他的心里,一定把这个人当成最亲近的朋友了。在和梁慧芹几年的交往中,罗朗和梁慧芹不知不觉已是好友,虽然她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
  《周末》红红火火的办了起来,忙得昏天暗地的罗朗也有了回绝吴乾约会的理由。
  刚刚过完春节不久的一天,部主任文子涵对罗朗说:"小罗,今晚有没有约会?咱们今晚一块去搞一组有关城市夜生活的文章,能不能去?"文子涵总是非常客气地对罗朗说话。
  "我没有约会。"罗朗想文子涵肯定以为自己在和吴乾谈恋爱呢,吴乾整天开着他的红车在等罗朗,难免会被别人误解。
  还没有到下班时间,吴乾又打来电话,罗朗说晚上要去采访。吴乾听说是去娱乐场所采访,对罗朗说他可以为罗朗做保镖,并说,在那种场合,有个男人陪着要自然得多,还给罗朗出注意说:"你可以跟人家说我是你们编辑部的男记者。"吴乾这种不屈不挠又不温不火的样子,罗朗从来拿他没办法,更无法硬性拒绝。无论说什么,吴乾对罗朗总是绅士一样的,处处小心照顾,相处又是有礼有节,从来没有令罗朗觉得有过分之处。"你的主意蛮不错,可我已经有了同行的男同事。"
  "是不是你们头儿?"吴朝乾反应迅速的追问。
  "对。算你聪明。""那我更要去了。"吴乾固执着。
  "你这个人真不讲理,我们是去工作。"
  "你就不用跟我多说了,无论你跟谁去,我今天晚上都要作陪。就今天晚上,不讲理就不讲理吧,我在门口等着给你们当司机怎么样?"吴乾挂断了电话。
  罗朗无奈,只有去告诉文子涵。文子涵听说后,半天没有说话,看着他身边的挂历,然后对罗朗说:"小罗,正好我家里人打电话说让我早点回去,那你就让吴乾陪你一起去好了。"
  罗朗看着文子涵,她无法弄清文子涵所言是真的还是因为吴乾的搅和才放弃不去的。文子涵明白罗朗的心思,他又强调说:"真的。"
  看见罗朗,吴乾就打开了车门,等罗朗坐进去,他脸上露出狡黠的微笑问:"你们头呢?"
  罗朗回答:"我们头有事回家了"
  "你们头是个好人,我就知道他肯定有事不能来。"吴乾关好车门说。
  "都是你搅的,你不说你去,我们头家里也没事。"罗朗嗔怪。
  "哈哈,这更能说明你们头是好人了。"吴乾把车猛然开出去。
  晚上10点钟时,罗朗和吴乾来到一家叫夜行人的夜总会,刚一进去,就看见老魏正在投入的唱着歌。老魏一曲接一曲的唱,每唱一首,居然都能听到一些掌声,台风也尽量玩得像个港台歌手,不用说就是夜总会里花钱训练出来的ok迷。
  "罗朗,你想不想唱歌?我一会儿要唱一首歌,我敢保证你肯定喜欢。"吴乾已经在为自己点歌了,"反正,这儿是今晚的最后一站,一会儿咱也出去玩玩儿,今天是情人节呢。"
  "情人节,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那都是小孩子玩儿的把戏。"
  "罗朗,不是我说你,别看你是编辑记者,有时候你真的很土,不解风情。"吴乾透过黯淡的烛光逼视罗郎的眼镜。
  老魏的歌在掌声中结束了,罗朗顺便转换话题说:"老魏真不是东西,慧芹大病初愈,他不在家多关照着,都这么晚了,还耗在这儿,慧芹要知道了还不给气死。"
  "罗朗,虽然你也是女人,可你这样的女人跟你那同学不一样,所以,你也许体会不来梁慧芹的难处。"吴乾以洞明人心的语调说:"她即使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与其因为知道痛苦,还不如装不知道呢。"
  "慧芹也是,她完全可以摆脱老魏,她原本不是个没有理想的人。"罗朗为梁慧芹辩解。
  "谈何容易,衣食无忧的日子,无论对女人还是对男人都是有诱惑的,我是深深体会过被逼无奈去为生活惨淡经营的滋味。"吴乾吸了一口烟,摇摇头,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神情。
  吴乾是个行踪不定的人,有时候,他能天天约罗朗一快出去玩,附近的风景点和不是风景点的自然风光区,他都带着罗朗跑遍了。他只要打个电话给罗朗说他已经到了报社门口了,除了确实要赶稿子,罗朗几乎没有回绝的余地。因为吴乾会等在车里一遍遍打电话,罗朗即使不答应,也是什么事情也别想干成。
  罗朗经常对吴乾的做法表示抗议:"你简直是个不讲理的人。"
  "讲理?讲理要费口舌和时间,我哪有时间?况且我也未必能说服你。"吴乾不讲理的看着罗朗。
  "吴乾,我讨厌你,你是我什么人,竟然对我如此霸道!"罗朗她忍无可忍的大声说。
  他狡黠的看着罗朗:"难道我不是你的朋友吗?"
  "上帝,你这样的朋友?"说这话时罗朗想起了吴乾硬性介入她约会的经历。
  原来单位的方姐给罗朗介绍了一位男朋友,那人在外地工作,正在往回办调动,方姐说:"罗朗,差不多就先结婚吧,过不成再离婚,也比你这样耗下去好。"
  罗朗出门就碰上了刚刚刹车的吴乾,罗朗有意说:"吴先生请回吧,我要去约会。"
  罗朗从的眼神中看出他在飞快动脑筋:"恭喜你,不过,这么重要的事情,作为朋友,我一定要为你做点什么。"
  "我去约会男朋友,你能帮我做什么?"
  "是啊,我是不能帮你做什么,那么让我把你送到约会地点总是可以的吧?"
  那男人也太老实了,当吴乾摇下车窗对他说:"喂,老兄,想带罗小姐去哪里,要不要我为你们开车?"他竟然局促地红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还有一次,有位自以为富有的男人,他把和罗朗的约会定在一家茶秀,而且是在一个包间里。跟一个完全陌生又没有什么共同话题的男人,单独坐在容易令人产生某种猜测的包间,罗朗觉得特别不舒服。
  "外面不是挺好吗?"罗朗想让他转移出去。
  "外面太嘈杂,这里的环境要优雅一些。"他似乎觉得应该跟罗朗用这种文绉绉的语气说话。
  其实也没什么话说,那男人就给罗朗讲他去哪里吃过饭,都是些高档酒店的名字,还说他曾和某某人在一个桌子共进过晚餐,并且对罗朗招呼得很周到,一会儿打铃让小姐上开心果,看见罗朗并不动手,又叫小姐换点别的。
  可等再有人进来,却不是小姐而是吴乾,这不仅令那男人吃惊,罗朗也觉得莫名其妙:"吴乾,你……"罗朗语气中有着明显的愤怒。
  吴乾首先做了个让罗朗镇静的手势,然后指着隔壁单间的木板,原来,那面墙的接缝断裂,少了块木板,正好留下个小窗大小的漏洞,正好可以让两个单间的人相互望见,而吴乾就在隔壁和他生意上有来往的朋友一道喝茶。罗朗禁不住笑了,当然不能怪吴乾了。
  "我看你们这儿挺冷清的,怎么样,不忌讳的话,咱们合在一起聊,岂不更热闹?"吴乾征求那男人的意见。
  "太好了!"罗朗赞同着,吴乾恰好可以帮她摆脱再听这男人无休止的夸富,罗朗率先站起来,跟着吴乾就要过去。
  那件事后,吴乾送罗郎回来时说:"罗朗,我看你以后还是不要再赴这种莫名其妙的约会,你跟给你介绍的所谓男朋友根本不是一回事。"
  有时候,罗朗真跟自己和吴乾的这种关系头痛,她不可能见谁就说她跟吴乾仅仅是朋友,可吴乾有事没事就守在报社门口的行为,又让她对此事无法向谁要求理解,她也难免在心烦的时候对吴乾说:"你游手好闲,怎么不去忙你的事情?"
  经历了许多磨难的吴乾不是谁一句话就能打退的人,他若有所思地说:"谁让你是我富有时候的朋友呢?我不游手好闲的时候,比如,我在火车站给人家扛包的时候,在乡下打油井时候,在露天地里办水泥预制厂的时候,我们却不相识,对吧?"
  罗朗心烦不想理他,吴乾叹了口气:"好吧,不想见,我就不来了。"说到做到,吴乾真的就消失了。吴乾几天不来,罗朗却禁不住要思念他,最初,罗朗以为他真的永远不会来了,还好生失落伤心过,岂知,最多过了十天半月,吴乾的车就又停在报社门口了。
  再重逢时,抑制不住内心喜悦的罗朗想:"这一次,是否遇到了真爱自己的人了呢?"
成人用品 www.w91.cn 女性用品 仿真器具 AV棒 多点刺激 转珠伸缩 G点刺激 穿戴坐骑 双峰刺激 跳蛋 女性欲望提升 舌舔唇吸 缩阴 女用后庭 女同专区 个人护理 男性用品 延时用品 增大助勃 女优名器 飞机杯 充气娃娃 实体娃娃 男用后庭 阴臀倒模 男同专区 延长套延时环 润滑延时 延时催欲 润滑液 后庭润滑 按摩油 情趣用品 同志用品 虐恋游戏 助情香水 情趣家具 跳蛋 女性欲望提升 舌舔唇吸 延时用品 延长套延时环 常用震动棒 情趣内衣 性感裙装 丝袜网袜 开裆连体 三点激情 制服诱惑 安全套套 浮点螺纹 爽滑超薄 持久延时 特色安全套 情趣内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5#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催情香水 成人用品 游戏 保温材料 喷码机 食品机械 安防监控 复印机 包装袋 广告服务 真空泵 制冷设备 石材 汽车用品 物流设备 性保健品 自慰器

Archiver|手机版|性保健品

GMT+8, 2020-6-2 14:55 , Processed in 0.044438 second(s), 22 queries .

网站地图

回顶部